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 » 内容

行业动态

【医者心声】行医路上勿忘初心

发布日期:2020-09-03    浏览数:

 忙中偷闲,翻阅以前的资料文件,一篇演讲稿跃然纸上:行医路上,勿忘初心。竟然很是应景,最近确实很累,已有几年的职业病也犯了,腰疼的不能下弯,但得坚持着,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。是的,行医路上,贵在坚持。

 (超声科刘韦华)

稿件上字迹清晰,一如我的心境:

或许不甘心岁月的蹉跎,我的脉管中总是有不安分的因子跳动,行医十年有余,闲来总喜欢思索,近日更甚。和关系较好的几个同事闲聊:何为医者,何为大医?

老子云:道之道,非常道;名可名,非常名。万事万物都有其存在的根本,有其共同遵循的一个道。作为医者,当循大医精诚,止于至善。白话说呢就是我们要作为一名医生,当以大医为目标,具有精湛的医术和崇高的医德,方可为大医。

撇开医生这个个体,我们首先也是人,也要生存。那么行医这条路上,就面临你是把它当做一个职业,还是事业。

曾经,我一度以为我只是当做职业,为了生计,每天枯燥的重复着机器般的检诊工作,本能的职业习惯驱使,也会对患者机械般的温柔、微笑,可从没有想过能否去爱它、像爱自己的父母那样尊敬和认真的守护她。总想着一定离开,总有一天一定改行,尤其在这个医闹盛行,纠纷、投诉出现的时候,更甚者网络或媒体的不真实甚至恶意倾向般的讯息,即使这些和我个体无关,但关乎于医者这个群体,更增加了我改行的想法。每当这时,每当我思想混乱纠结时,父母总是劝我,别冲动,别冲动,这份工作相对于其他职业还是比较稳定的。我虽然止步了,但是心里的抵触日益增重,多少个值班日夜,多少个匆忙紧张不能眠的深夜,多少个不能团聚的节假日,我暗暗发誓,一定离开,一定不干医了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一公司老总看中了我。当谈好条件后,我兴奋的手舞足蹈,幻想美好的新的生活,憧憬着如何和家人出去旅游,如何和亲朋好友聚会,如何把喜欢的电视剧好好的追一下,等等,把这些年因为忙而不能完成的事情通通做完。可是!!!可是,在递交辞职手续的那一刻,我退缩了,竟然数日彻夜难眠,许多个不舍,满脑子浮现的都是这些年攻克的疑难病症,与患者之间的交流,自己的一次次的成长,开展新业务的兴奋......不知不觉中,这些情感竟融入到我的骨髓中了。翻开手机,都是知道我要辞职的许多同事、患者朋友的挽留,我才发现,自己竟然迷茫了许久,忘记了曾经患者的感谢胜似工资翻倍的喜悦,忘记了许许多多从医生涯中的喜怒哀乐,占据着我人生的大部分,一如我的生命绽开的精彩。此刻,我才明白,这是我的事业!我撤回了我的辞职报告,坚定的告诉公司,我爱医生,我爱医生这个职业,我舍不得离开患者,我舍不得为患者解除病痛后的那份自豪和成就感,很不好意思,这是在我眼里其他职业所不能带来的那种存在感。

曾经,大家闲聊时,总说以后不让自己的孩子学医。可是冥冥之中,或许也是受到我的影响,孩子总喜欢拿着听诊器比划,奶声奶气的说着他是医生。我再也不会拒绝了,只会很认真的告诉他,将来如果你想当医生,请千万记住,你要爱它,像爱自己一样爱它。

(左-超声科 刘韦华

“当一个好医生,不是医术高超即可,您还要足够善良,这样你才能当好医生。”恩师的这句话经常在耳畔,时刻反省自己。年少时会为了一个20岁触电而亡的青年哭的惊天动地,只为生命的脆弱;贫困山区老大爷饱经沧桑的手,让我黯然落泪的同时减免他的检查费。而今,岁月让我不再任性,但我依然记得行医,要足够善良。

曾有幸在可可西里的荒漠中生活数月有余,给了我生命圣洁的洗礼,那辽阔的疆土,晴空万里的蓝天白云,铁锈色的连绵山峰,让我流连忘返,高高的雪山,粗矿、奔放的情怀,给了我一个豁达的内心,才能洒脱的面对我以后的人生。

以大医为目标,勿忘初心!